? 您的位置:旅游

清凉长春 暖暖人情

http://www.hfzc.com.cn 来源: 日期:2018/7/4 10:13:10

  从炙热的北京到清凉的长春,雨后20度的空气,温润清新。从双阳鹿乡的缘山湖到净月潭的湖边,清凉的温度在夏日里带来一股清新的气息。而走在长影和伪满皇宫的院子里,满满的老故事像把人拉进了时光隧道。温度,是这次长春的主题,在清凉的夏日里,体会到了温暖的浓浓人情。

  清新淡雅赏花季 双阳鹿乡缘山湖

  来到长春双阳鹿乡的缘山湖,一处远离喧嚣的净土。由集装箱改造成的别墅住宿区被满满的薰衣草田环保。在日式榻榻米房间的阳台上俯瞰满目的紫色,仿佛置身北海道。时而露出头的阳光和厚厚的云层玩着捉迷藏,使天空成为变化无穷的幕布,开启了美好清新的长春清凉假期。

  缘山湖的美只有置身此地才能领略,浓浓的薰衣草香裹挟着绿草的清新滋味,在20度的温度中,实在是炎热夏季里最好的恩赐。和很多当地朋友一起,来到美丽的薰衣草田,大家开玩笑说,好像到了北海道。是啊,可是北海道也没有这么清凉的温度呢。集装箱内的酒店是此地最大的特色,可以俯瞰薰衣草花海的房间阳台,是当地设计师的智慧体现,尤其在榻榻米房间,闻着草香,自然,放松,带走一切喧嚣。

  和朋友们在集装箱内的度假屋小坐,一杯茶,闻闻花香,看看松树上的果实,是一种长春式的度假生活。是啊,这里的松果真大啊,偶尔飞过的鸟儿在天空滑翔,给低低的云层划开了一道色彩。蜜蜂和蝴蝶在薰衣草间飞舞,忙碌着采蜜,一幅田园牧歌的景象。

  净月潭?长春人的幸福后花园

  长春净月潭,这个伪满洲国时期溥仪的水库,经过时间的洗礼,已变成了长春人的后花园。湖边,拍婚纱的年轻夫妇将爱意洒满水面。沿湖边森林里的木栈道散步,茂密的落叶松挺拔向上、遮天蔽日······

  长春的净月潭是个当地人拍婚纱照的好地方,人气之高,令人咋舌。三步两步就有一对拍婚纱的情侣,也成了游人眼中的风景。穿着高跟鞋的新娘,一把被新郎抱起,扛在肩上,走过厚厚的草坪。远处看,还以为是抢亲。这种东北爷们的可爱,让人会心一笑。在这个满是小鲜肉的世界,这样的东北爷们,还是应该多多益善。

  走进森林栈道,遮天蔽日的密林里更是清凉。原本快要下雨的天,由于在林间小路,又忘记了是何天色,只觉阵阵微风佛面。偶尔路过的路边,还有在此安营扎寨的帐篷,孩子在里面伸出笑脸,这样的童年实在让人欢喜。

  偶尔也见得到在这里遛狗的家庭,周末来此地度假的家庭真多。迎面走来的人总能投以友善的微笑,是我喜欢的氛围。这种感觉,是到一个城市后的最初好感,长春人的友善,让我体会到了老工业城市里的浓浓人情味。这种温暖,却出现在清凉的夏日,更是一种双重享受。

  一个老人照例给林里的野猫送饭,他如数家珍地介绍着猫猫的情况,满眼慈爱。他说得出猫猫的年龄,也知道猫猫刚生过一窝孩子,最近要给它多补充点营养。因为家就住在附近,所以经常过来给猫猫送吃的。问老人为什么不带猫猫回家,他说这里就是猫猫的家,它在这里更自由。“我每天都来送吃的,我就是它的家人,它住在这里,自在。”

  深呼吸,在密林里,我的心情总是很美,我甚至能感应到松枝的脉动。清风拂过,深呼吸。这便是我所初遇的既清凉,又充满人情味的长春……

  伪满皇宫博物院?溥仪的一生唏嘘

  伪满皇宫博物院,溥仪的旧宅,初遇长春不能缺席的重要一站。相较于北京故宫或沈阳故宫,这个也号称皇宫的院子,实在不值一提。不过正像卢浮宫和橘园美术馆,因为这里的小而精,会让来者将注意力全部落在溥仪这个命运多舛的末代皇帝身上,接收度刚刚好。

  溥仪的一生共经历了三次登基三次退位,一生融贯东西,却以自身悲凉的命运见证了时代的变迁,令人唏嘘。天气阴沉,风很大,一边的耳机是讲解员的同步解说,一边的耳机小声循环着坂本龙一的末代皇帝。

  解说员指着天井中的杏树,解释着世代长春百姓对它的三种误读。一是此树不结果,暗指溥仪一生无子。二是红杏出墙,指婉容与外人私通。三是口和木的组合,指日本人想将溥仪终身困在此地。说完,又言之凿凿地丢下了结论:“婉容有没有私通我不知道,但这棵树确实是结果的。我还可以负责任地说,溥仪无后,是因为他没有生育能力。”说完,留下背影,又匆匆向前……

  讲解员一字一句讲解着溥仪的一生,在这里工作的每一天,他说都会讲解至少五个小时溥仪的生平,对溥仪有着很深的了解,而我却在想讲解员和溥仪的连接。在漫长的时光长河里,某个人一生的工作,就是讲述着另一个人的生平,并对其所有细节了然于胸。人在不同的维度空间里,却一直生活在相同的建筑中,重复着同样的故事,本身也是种非常深的缘分。

  长影旧址博物馆 向胶片时代致敬

  走在长影的院子里,太多回忆滚滚而来。面对这些老电影,像走入了时光隧道,将我瞬间拉回小时候跟着父母在影院里的时光。

  走进长影,就像走进时光隧道,这话一点不假。虽然不愿意如此裸露地暴露年龄,可我还是想说说小时候的电影院。那时候的影院里满是橘子味和瓜子味,甚至还有股股的烟味。尤其是冬天,影院里很冷,木头折叠椅冰冰凉凉,大人们围在荧幕前的喜怒哀乐,虽不太懂,但也爱来,因为更爱在黑黑的影院里和小朋友捉迷藏。

  那时候,长影译的俄罗斯电影里,列宁同志说的是淡淡的东北话。那时候,每个人都会唱大篷车里的主题曲。那时候,手绘的海报实在太酷。那时候,妈妈会因为风靡一时的电影《街上流行红裙子》,给我穿上鲜艳的红裙。那时候,能跟着家长去电影院泡一个晚上,会成为一天的期望。那时候,爸爸也有一个海鸥相机。那时候的爸爸妈妈,多么风华正茂······

  走在长影的院子里,被时光撞了个满怀。如果父亲也在,一定会聊得特别嗨。走在长影的院子里,向手工时代的光影与温暖,致敬……

  在这个夏季,从酷热的北京来到长春,先是被清凉的温度宠溺,沉醉在微风中舒展着毛孔。接着又被大美的自然和充满温度的老故事紧紧环抱。

  在清凉的世界里,体会暖暖的人情味,是我初遇长春后,长留于心的美好······

  谢谢你,既清凉又温暖的, 长春。

(编辑:)

相关文章